18luck新利官网登录_www.18luck.com-首页

  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,曰:“子贡贤于仲尼。”子服景伯以告子贡。子贡曰:“譬之宫墙,赐之墙也及肩,窥见室家之好。夫子之墙数仞,不得其门而入,不见宗庙之美,百官之富。得其门者或寡矣。夫子之云,不亦宜乎!”

  叔孙武叔在朝会上对大夫们说:“子贡的才能比孔子强。”子服景伯把这句话告诉子贡。子贡说:“拿宫墙打个比方。我的墙只高到人的肩膀,谁都可以看到里面房屋的好处。孔夫子的围墙高达数仞,你如果找不到进去的大门,自然也就看不到里面宗庙的壮美,各种房舍的富丽。能够走进这个大门的人真是太少了。武叔他老人家这样说,不是很自然吗?”

  仞:形声字,从人刃声:人为类旁,表示与人(身高)有关:刃为声义旁,表声且表刀刃(取半)义。“仞”便是普通人的身高的一半,即四尺此处用为量词。

  孔子死后,子贡要树立孔子的光辉形象,将孔子立为圣人。宫墙之喻,以及下一章的日月之喻,都是在说孔夫子的高不可及。树立孔夫子为圣人,是从子贡开始的。子贡是个绝顶的聪明人,他知道,要想驱鬼,必须借助钟馗,要想拔高自己,必须树立老师。这一传统,形成了中国文人的师承门第。今天的文化人仍在沿袭这一传统。悲乎?喜乎?

  叔孙武叔毁仲尼。子贡曰:“无以为也!仲尼不可毁也。他人之贤者,丘陵也,犹可逾也;仲尼,日月也,无得而逾焉。人虽欲自绝,其何伤于日月乎?多见其不知量也。”

  叔孙武叔毁谤孔子,子贡说:“不要这么做!孔子是毁谤不了的。其他有贤德的人好比是丘陵,还是可以逾越的;孔子好比是太阳和月亮,是没有办法超越的。一个人即使自己不想见日月,那怎能伤害得了日月呢?只能更多地看出他不自量力罢了。”

  陈子禽谓子贡曰:“子为恭也,仲尼岂贤于子乎?”子贡曰:“君子一言以为知,一言以为不知,言不可不慎也。夫子之不可及也,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。夫子之得邦家者,所谓立之斯立,道之斯行,绥之斯来,动之斯和。其生也荣,其死也哀。如之何其可及也?”

  陈子禽对子贡说:“我看你对孔子那么恭敬,难道孔子真的比你更有才能”子贡说:“君子说一句话就表现出聪明智慧,同样,一句话也可以表现出不聪明,所以开口的时候不能不慎重。孔夫子(我)永远也赶不上,就好像攀登着台阶要升天一样,是做不到的。孔夫子如果得到国家的重用,他要树立什么就能树立什么,他在道上行走民众就会跟着他走,远方百姓也会被吸引而来。行动起来一定会同心协力。他老人家生得光荣,其死也悲哀,哪里还有什么赶得上呢?”

  其实,这一章应是《论语》一书的结尾。此章赞语,不仅是子贡,也是所有华夏文人对孔子的赞颂。这里有崇仰,但更多的是惺惺相惜式的自我比况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转载请注明:博客来 » 《论语读后感》子张---5

上一篇:组图:网友盘点陈昱霖近年行程 美国法国日本等

下一篇:孟子 梁王惠下 则是方四十里为阱于国中民以为大

相关文章

Baidu